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艾芜:行走在他乡与故乡成都之间的作家  

2015-03-22 09:48: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成都市区驱车向北行驶约38公里,抵达新都区的清流镇,再顺着乡村小道穿过一片农田,来到翠云村四组。这里坐落着一座典型的四川民居,正房两边延伸出东西厢房各四间,形成凹字形。这便是著名作家艾芜的故居。

艾芜:行走在他乡与故乡成都之间的作家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艾芜原名汤道耕,因受胡适“人要爱大我(社会)也要爱小我(自己)”的影响,取名“爱吾”,后来演变为“艾芜”。
      艾芜长在川西坝子乡村,从小就在清流场、新繁城、九尺铺、彭县城一带游玩、上学、赶场,优美的自然景色、淳朴的乡风民俗曾经让他迷醉。
      艾芜漂泊滇缅他乡,举目都是异乡风情,反而增添了他的乡愁。在缅甸仰光艾芜写下诗句:“回首岷沱的故乡,/泪滴在异国的湖上。/但愿将朽的皮囊,/丢在慈母的墓旁:/冷寂的幽夜呵,/化作点点萤光,/减我慈母的凄凉;/芳春来临呵,/化作朵朵花香,/让我慈母好徜徉。/回首岷沱的故乡,/泪滴在异国的湖上。”
人在异国,身心都愿回归岷沱的故乡。事过境迁,漂泊不在,归乡之情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春天》之前的《端阳节》,其副标题为“某乡风俗记”。艾芜似乎完全沉醉在少年时代的回忆里,连家乡风俗的细微末节都历历在目。

艾芜:行走在他乡与故乡成都之间的作家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1917年,13岁的艾芜已经订了亲,在成都接受过新文化思潮的他选择背井离乡,逃离束缚,最终从这里一路南行。由四川到云南,云南到缅甸,艾芜一路漂泊,艰难谋生。
无论环境如何恶劣,一路上艾芜始终带着书、纸和笔,以及一只用细麻绳吊着的墨水瓶,在小客店的油灯下、野外山坡上,写下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

艾芜:行走在他乡与故乡成都之间的作家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也因此,他的文学生涯被称作是“墨水瓶挂在脖子上的写作”。最终成就了一部《南行记》,里面既有滇缅边地和南亚的风情,也有那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的悲欢离合,以及他本人充满苦难的流浪生涯,它也成为艾芜的成名作和代表作。



  评论这张
 
阅读(1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