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老房子  

2014-06-30 14:32:3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学时,经常从小街巷子穿过上学,那小街巷子,都有些年代了,破旧的木楼,古老的青砖或风化了的泥墙,有的墙是直接用黄泥放在墙框里,由泥工用垒板一层层往上垒打结实垒建而成;有的泥墙是用手工砖砌的。与其说是手工砖,不如说是脚工砖贴切些,因为那砖用的是黄泥土,加上稻草,稻草切成一段段,与泥土和水均匀,然后放在木制的砖框里,用脚踩踏实,再用脚在木框表面划平,最后,把木框拉去,一块泥砖就形成了,只等太阳与风把砖凉干,一堆堆放在墙角下,以后建造房子时,再由泥瓦匠加临时搅拌的黄泥垒成墙,加上木制横梁,建造成房子。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对老房子,一直有种好奇感,残垣断瓦的房子,寂静且杂草繁生的院落,那些走上去吱吱呀呀的楼梯,破烂脏黑的楼板,结满了蜘蛛网的房间,搁着的几件年代久远的粗糙木柜与箱子。让人想到的是在这里曾经居住过的人的故事,每一间老房子,因为有了居住过的人,都有了不同的故事。特别是那种住过好几代人的房子,荒废了,没有了人的气息,却可以感受到,那些曾经住过又曾经逝去的人的魂灵,似乎还会恋恋不舍地纠集在这阴暗破败的房中,探访或沉溺于生前的那些回忆。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有次上学时,经过老街巷道里的一个早已废弃的老房子,不知为何,那老房子的锁坏了,我和同学好奇地扭开坏锁,推开门,一个野草杂生的大院子展现在眼前。院子后面的老房子也很宽敞,中间还有个天井采光,两边是厢房,我和同学溜到老房子里,那些房间,都是小小的木窗,里面显得很阴暗,有二间房,里面是有那种厢式床的,就是那种三面用板围起来的床,床与房间都有着厚厚的一层灰,一间有床的房间,还有一张象八仙桌一样的老桌子,不知道是以前梳妆的,还是放置物品的,但没有镜子在上面,并着床的是一只放在木架上的大箱子,现在几乎看不到多少人家家里用这种箱子了。有的房间,就只有一个象大米柜一样的柜子,有的房间却是什么也没有。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我们顺着小窗或门缝往里偷窥着,有一扇木门厅堂后是上楼的楼梯,木楼梯有的梯板有些缺损了,好在一同有几个人,大家可以相互壮胆,楼上房间的情况与楼下大置相同,只是更加阴暗,也堆了更多些的板料杂物,还可以看到些布片啥的,那楼板的回音,总是让人内心觉得一种恐惧,特别是暗处,让人产生阴森森的感觉,加上内心惦记着上课会迟到,稍稍在楼上停留了会,几人便匆匆下楼,然后把院子锁按原样合上走了。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这样的房子,在老街上很多,太多是有人居住的,很多院墙倒了,房子的主人也任那断墙横垣着,有些青砖砌成的房子,有一、二百年了,还可以看出当年建造房子的祖辈的风光,高大的青砖院墙,院墙四边都有那种半月形的檐角,院内的房子是由外至里,一排排有三、四栋,中间都有天井采光,边上也有厢房。一栋与另一栋房相隔间,也有小花园,且种了树,只是以前的那些花,草本类的太多没了,剩下的只有桂花茶花白玉兰这类,遇上这些年,有些买了小别墅的人想绿化花园,就在那些老院落里寻找这些有了年代的花树,那些落魄的后辈,将这些花也卖了换钱。先辈风光时,请精工巧匠建造的门阁厅堂、屏风雕花,在平庸没落的后辈手里,众多人家挤在一起,在煤炉柴灶各自为营的烟薰火燎中,成了一个日暮途穷的老妪,昔日的粉墙成了残妆纷纷掉落,只能在黑色的老年斑里,依稀去想像那当年的美丽。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那些曾经居住在那老房子里的先辈男女主人,他们的故事,在当年的岁月里,必定是令人嚼味的,他们也断断不会想到自己的后辈,会如此杂乱与落魄地挤住在自己曾经宽敞而精致的房屋里。想必在后辈的杂乱中,他们的魂灵也很少回家吧,那里已经没了他们的歇息地了。还是喜欢探究那种安静的老房子,后辈的能干都有了自己的居处,剩下空荡与宁静,只有在遇上红白事儿时,才在老房子里吹打弹唱祭祀一番,遇上婚庆,那是红烛高照新人拜堂;遇上逝者,停柩守灵做法事,以便逝者的魂灵知道回归生前的家享受后人的祭奉。

老房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也许每一栋老房子,都在逝去的故事里,隐藏着它们的灵魂,隐藏着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过去。那些只有在家谱里才能看到的先人,也许他们的魂灵,会在寂静空荡的老房子里巡视穿行。虽然没人能证明魂灵的存在,可是我更愿意去想像,因为没有居住过那些逝去的先人的房子,那是没有灵魂的房子,缺乏探索感的纯粹只是房子的房子。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