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欧洲纪行 罗马  

2013-06-21 12:27:55|  分类: 行摄大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想整个罗马城,可以分为两半。一半留给夜晚,那时,你可以阅读古罗马残留的石柱蘸着月光在地上书写的斑驳诗句;你可以聆听那些残存的庙宇和着虫鸣低吟的古谣;如果留神倾听,你或许可以听见角斗士们长声的叹息,还有恺撒大帝凯旋归来的隐隐号角……
     然而罗马城的另一半,是要留给白天的。当太阳升起的时候,你会看见那些白色的大理石雕像们沐浴着阳光,舒展他们优美而有力的筋骨;你会听到那些美丽的喷泉,用晶莹的水珠弹奏甜美的乐章;甚至于,罗马城所有的大小广场,都捧着鲜艳的花束,向你张开欢迎的双臂。
     聪明的罗马城不知道用了技巧,同时拥有着这么两种截然不同气质,却依然能把她们神奇而巧妙的调和在一起。这一切,以君士坦丁凯旋门为分割点,门的里边,是幽邃的历史,是黑夜,是过去;门的外边,则充满了浪漫的气息,如阳光一般灿烂而美好。
     走过凯旋门,面前便是一条极其宽敞的大道,再走不远,就到了繁花似锦的威尼斯广场。广场位于罗马市中心,正面是纯白大理石建造的巨大的维托里亚诺纪念宫。这座新古典式的建筑庄严肃穆,于1911年完成,以纪念意大利的统一。但是罗马人似乎不太喜欢这栋建筑,他们形容它是“结婚蛋糕”,倒也颇为形象。
     离威尼斯广场不远,就是纳沃娜广场。这个细长型的广场是罗马最悠适的地方。这里最有名的是贝尔尼尼的“四大河雕像”。各式各样的罗马街头艺人都喜欢到这个广场进行表演。看着这里的街头艺人,你千万不要把他们当乞丐。在罗马人眼中,他们也在从事着一种职业。我看见一个穿金黄衣服的艺人,以雕像般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站立良久,如果有人在他的帽子里放下硬币,他会以雕像特有的机械一般的动作向对方致谢。看完他的表演,你会觉得他的确是一尊敬业的雕像。
     接下来就到了著名的西班牙广场了。《罗马假日》里有一个著名的镜头:奥黛丽.赫本背对着这里的三位一体山(教堂、纪念柱和台阶)大舔冰淇淋。西班牙广场因此而更加名声大振。进入五月,广场就成为了鲜花和游客的海洋。游客坐满了整个台阶,我们几乎连立脚的地方都找不着。
     台阶下是贝尔尼尼的父亲彼得罗设计的“破船喷泉”。据说有一次台伯河决堤,一艘小船被冲到这里,彼得罗受到启发,于是设计了这个喷泉。这里的泉水非常可口,很多游人都会尝上一尝。
     当然,《罗马假日》还有另外一个更令人难忘的镜头,就是“真理之口”。很多人排着队要用这个最原始的测谎仪测试一下自己,我也不例外。还好,手没有被咬掉:
  我们罗马之旅的最后一站,是著名的特莱维喷泉。这是罗马最华丽的喷泉。它的主体是一座巨大的寓示海神得胜归来的群雕。整个雕像群镶嵌在一座建筑物上,清澈的泉水从雕像底部倾泻而出,海神和他的战士,就仿佛真的在逐浪而来。
    这个喷泉还有一个更为浪漫的名字,叫“少女泉”。传说中,一群刚从战场上归来、铠渴难忍的士兵们向一位美丽的罗马少女询问水源,少女将他们带到了这里,“少女泉”因此而得名。然而它还有一个更著名、更美好的名字—“许愿泉”。因为据说只要背对着朝泉水里投下一枚硬币,就可以重返罗马
  当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泉水池边已经坐满了游客。层层叠叠的钱币已经铺满了水池底。我也在泉边投下了一枚钱币,因为我也非常非常希望能够重返罗马。
  我希望我再次来到罗马的时候,可以不必这么行色匆匆。因为罗马的确实世界上最值得细细品味的一座城市。当你置身于罗马,你才会真正明白为什么人们把它称为“永恒之都”。这就是罗马,一座如同凤凰涅磐般的城市。岁月的肆虐,犹如烈火般的洗礼,只能增添它的魅力,延展它的生息。时间的威力在这里荡然无存,罗马因为重生而永恒。
    说只能说我路过罗马,因为我在罗马只停留了短短的一个白天,和绝大多数游客一样,拍了许多“到此一游”的照片,甚至于记不全所到过的景点的名字。几乎每个导游都会告诉你“罗马一个白天就可以玩遍了”,我想,如果罗马古城能听,它会为这句话勃然大怒。几千年厚实的历史沉淀,无数艺术家智慧和血汗的凝结,怎可能“一个白天”就可以容括?
    可是,尽管只有一天,尽管所有的景点都只能惊鸿一瞥,罗马的魅力仍然足以颠倒众生。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欧洲纪行    罗马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评论这张
 
阅读(29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