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泸州油纸伞,一门快要消失的手艺  

2013-01-15 13:16:29|  分类: 四川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到泸州,就为看看那油纸伞。这回去玩,见着了著名的伞王毕六富,(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油纸伞制作技艺国家级传承人)。老先生很热心,一边带我们参观,一边滔滔不绝的介绍着老伞的工艺。这制伞的手艺,看着真是令人称奇,说着说着,老先生还亲自上手了。只见他灵巧而快速地将一张张拓印有花纹的红纸片粘贴在伞架上,不一会儿,一把红纸伞就颇具有雏形了。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据毕老先生介绍,现在分水岭的油纸伞制作,承袭了很古老的手工工艺,选才上就极为严格。伞胚用料是产于泸州纳溪一带的楠竹,伞托则须选用大山里多年生的岩桐木,而表贴伞面的纸张则一直都是从贵州进的土法皮纸,这一点,《天工开物》就有记载了:“凡糊雨伞与油扇,皆用小皮纸”。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我最没想到的是,制作油纸伞居然也是靠天吃饭。“太阳大了不行,阴雨绵绵也不行。”因为气候会影响伞骨的成型和纸面的平整,“如果伞骨弯曲了或伞面起壳起皱了,那所有的功夫就白搭了。”所以,每造一批伞,毕六富的心都会被揪起来,收看天气预报也就成了他每天雷打不动的习惯。

师傅将伞纸糊上伞架,精美的图案就想照片显影似的显现了出来。这些图案是怎么画出来的呢?原来记得电视里演过,说是机器,但记得是在一个石板上,把伞纸平铺,印刷工像擀饺子皮一样碾过伞纸,过几遍,花纹就出来了。正好赶快向毕老请教一下,他笑着带我们到了放石印机的地方。那是这老宅唯一一间有窗户的屋子,里面有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块大理石版。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见我一脸懵懂的样子,毕六富让一个老师傅为我演示起来,只见老师傅把一张画有图案的文稿平铺在石版上,上面涂上脂肪性的药墨,使原稿在石版上显印出来,然后涂上一种酸性胶液开始印刷。因酸化的石材受水拒墨而无色,未酸化的部分拒水着墨而显色,这样图案就按原样印在了扇面的皮纸上了。

毕六富说过去他怕别人看见他还在用这样古老落后的机器生产,现在,油纸伞制作工艺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一个项目,每次有客人来,他让人首先参观的就是这台石印机。“它太老了,可能是中国还在使用的最后一台石印机了。” 站在被岁月磨得无比光滑的石印机前,毕六富满脸自豪。

看完石头打印机,就该去买伞了。看着那一排排的伞,突然唤起了很多记忆力的东西。从小到大,关于伞的故事,我们可以如数家珍。《白蛇传》中,在西湖断桥处作了许仙与白娘子媒人的那柄红伞,以及在戴望舒的《雨巷》中,被那个“丁香一样”、“结着愁怨”的姑娘手中撑着的油纸伞,最给人以美好浪漫的印象。前些年春晚的歌舞《小城雨巷》中,那唯美的雨巷布景中,舞动的油纸伞,曼妙的身影,一直以来都觉得那是最完美的画面。其实,每个人的心理,是不是都有一把雨伞的故事,古香古色的老伞,会不会勾起你的某些回忆和思绪呢?伞也是很好的礼物,油纸对有子的谐音,遮风避雨的特性,以及古代书生随身必备的旧伞,送给父母、朋友、恋人,还有苦苦学习的孩子们,都是不错的礼物。油纸伞,看似柔弱,但它筋骨刚健,遮风挡雨,毫无怨言;伞的性格,我们的性格,是否会找到一些共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2013年01月15日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脑里翻滚着这些伞中的故事与民俗,拿起一把大红伞,反复端详着,突然觉得那时候才理解什么叫“爱不释手”,也不知道是伞本身的美丽,还是这精致的工艺,还是这里面的故事把我吸引住了。向毕老道别,从伞厂出来,徜徉在古老略显破旧的街道上,旧房子,石板路,前夜的雨迹还未干,雨后的小镇,幽静宁谧。灰蒙蒙的天空,湿湿的石路,老老的房屋,握着油纸伞,行走间,不禁默默地念起了戴望舒的《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

                                                                                                                     卓惠文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777)|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