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重阳、吃的记忆  

2012-10-24 10:07: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阳、吃的记忆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对于吃,我向来是不太计较的。饿了,不管什么,只要是能吃的,我多半会吃个饱,如果不饿,任它是什么山珍海味,都会让我索然寡味,不过奇怪的是,在我记忆的深处,却常常会冒出许多关于吃事的记忆。
      我的老家在川东的一个小镇,那是一个民风纯朴的小镇,青石板的小路透着碧绿,两旁的木板房一间一间歪斜地相互依靠着,历经风雨洗涮过木板,象在为每一位经过它的人们讲诉一个遥远而又古老的故事。小镇上的人很少,显得宁静而神秘,我奶奶的家就在这条街上。我不知道我在那里的时候有几岁,只记得每天清晨都有一个人肩挑一对木桶,经过我奶奶的家门口,一只桶里装着煮熟的粽子,另一只桶里装着用芭蕉叶包着、长形的被当地人称为粑的食物,每天奶奶会给我两毛钱,只要听到那熟悉的叫卖声,便会让我寻声而去,这两样东西便是我每天的早餐。我甚至忘记了它们的味道,但我仍然能清晰地记着那时的情形,它如一幅画,深深地印记在我脑海里。
       后来我全家到了成都,妈妈接受了成都人特有的好吃的习惯。那时候,大人们每周只能休息一天,这便是我解馋的日子,如果不是去看外婆的话,妈妈一定会带上我们兄妹去钟水饺吃饺子,至今想起来都会让我咽唾沫。那时的钟水饺店没现在这么大,只有一间店堂,一向都是顾客打涌堂。设在门口的售票点每次都让购票的人们在门外排起了“长龙”。不过妈妈有的是经验,她会很麻利地安排我们谁排队买票,谁排队取饺子,谁占座位……我最不喜欢占座位,其实应该更确切地说是守座位,就是看谁快吃完了,便站在他的背后守着,等他吃完起身便迅速麻利地坐在他的凳子上,这是让我最难受的差事,本就饥肠辘辘,还要去抵挡那直钻鼻孔的微甜浓郁的蒜香味,直面咂吧着嘴吃得津津有味的人们,那感觉真让我痛苦。以至于多年以后,钟水饺店在我们单位相邻不远开了一家分店,我会时常去那里吃钟水饺,了了我的钟水饺情结。
    重阳、吃的记忆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记得那年,父母给我们兄妹留了一周的伙食费回老家去了。事不凑巧,二妹在这期间接到了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学校在外地,她必须在一周内到学校报到,一商量,我们决定让她用妈妈给我们留下的伙食费给自己添些行装,剩下的钱用作路费。这笔额外的开支使我们的生活一下子拮据起来,没钱买菜,我们开始打起了泡菜坛的主意,两三天下来,一坛子泡菜被我们兄妹吃个精光。那天中午,什么都没有了,钱没了,米也没了,好歹我们又从不知什么地方找出了二两饭票和三毛钱的菜票,从食堂打回了一碗饭菜,我让妹妹吃,妹妹又让我吃,我说一起吃,我坚持让妹妹一个人吃,妹妹吃了,我清楚地记得那天中午我饿了一顿饭。下午妈妈回来了,见我们如此惨景,心痛得不知说我们什么是好,然后炖了一只鸭子犒劳我们。那天的那顿饭在我记忆中是最香的……
       事隔多年,我都在想,为什么那些吃事总是萦绕我心,难已释怀?!父母已逝,快老的我,终于才明白了许多。那些不能忘却的记忆中饱含了让我永远也无法忘怀的亲情,那是人间弥足珍贵的爱。

  评论这张
 
阅读(25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