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记忆黄龙溪  

2012-09-22 12:18:03|  分类: 四川美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的诗句流传至今,总是包含着一种浓稠得化不开的孤独、寂寞在其中。
     很多的人喜欢古镇,也就是在意它的这种冷寂与沧桑。于是,我徘徊在黄龙溪的七街九巷,有很多记忆,需要它们帮我唤起,在这里,它们是伤感的催化剂。只有在这里,在这样的环境里,才会蓦然发现自己是那般浮躁,那般急功近利,那般急于求成。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游走在古镇的小街上,看着斑驳着岁月的古老的建筑,老街上的行走也开始变得盲目,却在无意间撞见自己深埋已久的思绪,那些已经成云烟的往事,已经逝去的岁月,已经溜走的时光,突然变成一种别样的情怀,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脑海,如同一部让人心生感伤的黑白电影。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想必,我小时候生活的小镇,也是有这样的古老感觉的,不然,我为何会感觉如此亲切?这种亲切来自弯弯曲曲的街道,来自狭窄的巷子。身边跑过几个孩子,嘻嘻哈哈的打闹声多多少少让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想起那行将就木的童真。小时候的我,推着铁环,也曾在这样的街巷里欢快地跑过。这里不是胡同,不是里弄,这里没有黄包车的叮当声,也没有老唱片里周璇的歌声,街道上留下的,只有一串奔跑着的叮叮当当的铁环声。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老街小巷封火墙,古榕昏鸦愁断肠。当最后一丝冷傲与孤僻轰然倒塌,兀然出现在眼前的,是那些白墙黑瓦和斑驳泥墙。或许依稀会记得十几年或者是几十年前,自己和恋人走过残墙下的浪漫,但只是时过境迁,所有的记忆已经荡然无存,于是,在古镇面前,人变得越发寂寥起来。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寂寥的不只是人,还有孤单立在江边的那颗榕树。孤单地长了千年,孤单地守护着府河和鹿溪河也已千年。黄昏,让老榕树仅存的最后一点挺拔荡然无存,即使如今的它依旧枝繁叶茂。黄昏下的老榕树,在水面上低垂着,交错的树根紧紧抓着大地,似乎一不小心,就会轰然倒下。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一颗上了年纪的大树下,总有着无数的故事,当中自然不乏爱情。这里也许是他们约会的地方,也许是他们私定终生的地方。但那些曾经热恋中的青年男女,他们是否还记得当初手牵手来到老榕树下,对着老榕树许过的要生生世世在一起的愿望?时间见证岁月,于是渐渐淡忘了山盟海誓、风花雪月。
      记忆黄龙溪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原来,曾经的一个一不小心,我就将依附着斑驳泥墙而存在着的种种记忆遗落在了古镇的某段老街,抑或是某条小巷,这种遗落不再像是小时候欢快地跑过整个镇子,不小心将鞋子掉落在了街道的某个转角,回过身去的时候,还能够找得回来。它就像,不,它本来就是一个梦,而如今梦醒了,梦中的景象依稀还能记起,但记起来的也已经破碎流离,再也拼不完整了。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