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陈 麻 婆 豆 腐  

2012-08-22 09:59:57|  分类: 菜品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  麻  婆  豆  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清朝咸丰末年(1861年),成都北门外有座青瓦顶棚的平板木桥,人称万福桥。在桥头上河坝街的一排灰瓦破房前,一幅“陈兴盛饭铺”的破布店招随风招摇。这座万福桥当年是新繁、什邡、广汉及彭州一带农副产品交易,特别是为成都油粮行送米和菜油的进出要道,也是那些运物送货的脚夫、挑夫、背夫、船夫、推车抬轿等苦力之人歇脚吃饭之地。万福桥边金花街,临近成都北门城隍庙,亦是周边及城里人烧香求佛、赶庙会、游耍、小商小贩叫卖杂货的热闹场所。“陈兴盛饭铺”的店主陈春富偕妻在此开店,就是看好这个“黄金口岸”,取名“陈兴盛”到是想借此旺铺,指望生意兴盛而发家致富。起初,陈氏夫妻小本经营,只卖点小菜便饭。好在其妻农家妇女,不仅善制泡菜咸菜还小有厨技。因此,饭铺就全仗她主理。

 陈  麻  婆  豆  腐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当时,陈家饭铺附近有家王姓豆腐房,豆腐做得细嫩绵软.每天都要在陈家饭铺摆几板豆腐招客。这条路上也常有挑担卖猪肉或牛肉的小贩,来到饭铺总要歇一脚,坐等买主。而饭店的主要客人,便是那些挑粮油担子的挑夫。他们每日起早摸黑、肩承重荷、长途跋涉,进城送完粮油回到万福桥,已是人困体乏、饥肠辘辘、口干舌燥、痨肠寡肚。于是三五相凑打个平伙,割几两猪肉或牛肉,买几块豆腐,再在陈氏饭铺拿个缸钵,把油篓倒立,让篓底余油尽流入钵,连油一并交由陈妻加工代烧。陈妻知道下苦力的人口味吃得大,偏好麻辣鲜烫。因此,她以自制之辣椒面加花椒面,把客人买的猪肉切成片烹烧豆腐。陈妻烧出的豆腐红亮诱人、麻辣鲜香、又热又烫,挑夫们吃来是解饥解馋又解涝。加之陈妻为人和善,加工代烧,连调料、柴火、烧制等费用一并算入豆腐中,每碗八文钱,价廉味美,大受挑夫和其它吃客的喜爱。陈妻则每日可从挑夫的油篓中收得好几斤余油。 

不久,陈妻有着“麻辣烫”风味的豆腐,便以十传百地散布开来,成为其饭铺的特色招牌菜。陈妻本人亦传因脸上有几颗麻子,而被食客戏称为陈麻婆,豆腐出了名,也顺势叫为“麻婆豆腐”。正当“兴盛”饭铺的生意呈现兴盛之际,其夫陈春富却因病逝去。陈妻孤身一人既带女儿又打点生意,苦不堪言,但她硬把饭铺支撑下来,生意也日渐有了起色。此后,陈妻请了一个叫薛顺祥的厨师和帮工,除了豆腐还增加了些时令小炒,扩了两间铺面。并听从客人建议,在后院河边摆设了茶座,以方便城里来等吃豆腐的客人及客商喝茶、打牌、品酒、聊天。兴盛饭铺就此便有了些规模。呈现出日后如冯家吉《成都竹技词·咏麻婆豆腐》中所描绘:“麻婆陈氏尚传名,豆腐烘来味最精;万福桥边帘影动,合沽春酒醉先生。”的生动繁荣景象。

  评论这张
 
阅读(48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