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名堂主的堂口

在饮食活动中追寻快乐和满足,对一切人来说,它的意义是最简单的,也是最深远的。

 
 
 

日志

 
 

幽闺的粗食  

2007-10-24 21:12:50|  分类: 美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幽闺的粗食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小时候,上学的路上,总是到点心摊上,买一副“大饼油条”,就着豆浆,当作早点。吃得暖暖和和,肚子饱饱的。然后,心满意足的上学读书。总以为,“大饼油条”是一种大众化的食品,不会受到经济条件较好的太太、小姐们的青睐。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张爱玲在一篇《谈吃与画饼充饥》的文章中,一开头,竟然谈的就是“大饼油条”。并且,考证出是“南宋才有油条,因为当时对奸相秦桧的民愤,叫‘油炸桧’,至今江南还有这个名称。”她还认为:“大饼油条”同吃,由于甜碱与质地厚韧脆薄的对照,与光吃烧饼的味道大不相同。而,这正是中国人自己发明的。如果,有人把油条压扁,再塞在烧饼里吃,则味道就要稍许差了一些。因为它里面的空气,也是不可少的成份之一。由此可见,张爱玲对“大饼油条”还是很有研究的。不仅有实践,还有理论。不仅有科学根据,还有深入的历史考证。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张爱玲似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至不济,作为出身名门的小姐,要是谈吃的话,也总会象周作人、梁实秋他们,回忆一些故乡精致的特色名菜,或是去世界各地所尝过的各式各样的风味美食。总不至于一动笔就想到了“大饼油条”,对它们如此的念念不忘吧?然而,看来张爱玲就像与当今的一些惯生娇养的独生子女相仿,平时油瓶不扶,饭来伸手。虽然出自名门闺阁,却缺乏烹饪的手艺。平时,只能用一些方便面、汉堡包之类的“速食食品”,随随便便的填满肚子拉倒

幽闺的粗食 - 没名堂主 - 没名堂主的堂口

张爱玲爱吃“速食食品”,从她所写的文章中,可以明显的反映出来。首先是,她不大会烧菜。虽然,她说:“发明炒菜是人类进化史上的一个小小里程碑”,但是,她就常常连“会做的两样最简单的菜也没准,常白糟蹋东西,又白费功夫,一不留神也会油锅起火,洗油锅的去垢棉又最伤手,索性洗手不干了”。她不仅自己连“最简单的菜”都怕烧,就是到了世界各地的许多地方,也并不是去尝当地的名菜。她所津津乐道的食品,大多是些面包、香肠、糕点之类的粗食。

张爱玲回忆在香港念大学时,常到一家咖啡馆去买一种三角形的小扁面包。后来回香港,有次却是买了一只俄国黑面包。“回去发现,其硬如铁,像块大圆石头,切都切不动”。当时她那种窘态,可想而知。在上海,她住宅隔壁有家“起士林”,卖一种方角的德国面包,外皮厚而脆,中心微湿。她认为是“普通面包中的极品,与美国加了防腐剂的软绵绵的枕头面包不可同日而语”。在美国,她常吃的就是被称为“废料食品”的汉堡、热狗、圈饼之类。她说:“汉堡我也爱吃,不过那肉饼大部分是吸收了肥油的面包屑,有害无益”。明知如此,但仍是照吃不误。不知是无可奈何,还是积重难返?她吃过的面包,种类似乎不少。有一种犹太面包“玛擦”,像苏打面包,可以“夹鲫鱼与未熟乳酪做三明治”。还有一种“阿拉伯面包”,“一张张饼上满布着烧焦的小黑点,活像中国北边的烙饼”。看得出,张爱玲平时就是以这些简单方便的粗食,来打发她那一日三餐的。我想,可能是因为她的婚姻生活不很如意,已经没有什么心情再去张罗那些精致可口的美食吧?

  评论这张
 
阅读(491)|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